栏目头部广告

恒宏官网 白兔湖实控人被判回购近900万元:曾经明星公司如今陷经营危机 股价仅剩8分钱

图片来源:摄图网

近日,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纸民事判决书,又将曾经的新三板明星公司白兔湖(st白兔湖430738)拉回公众视野。

判决书显示,白兔湖实控人汪舵海应向上海元优资产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上海元优”)回购白兔湖股份,并支付回购款881.98万元。消息一出,有市场人士称之为首例法院判决实控人回购新三板公司股份案。

《恒宏官网》记者注意到,诉讼中争议的焦点在于:白兔湖出具《业绩和做市承诺书》后,承诺书上仅有白兔湖公司印章,实控人汪舵海并未在承诺书上签字,汪舵海是否应该履行承诺。

白兔湖可谓当年“集邮党”的热门选择,不过公司仅仅两年内便从云端跌倒了谷底,目前股价仅剩下8分钱,250日跌幅高达98.18%,主办券商也称其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。挂牌以来,白兔湖成功增发6次,募集资金2.22亿元,截至2018年6月30日,共有198户股东。

定增时许下两大承诺

判决书显示,白兔湖实际控制人汪舵海应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,回购上诉人上海元优持有的白兔湖股份,并向上海元优支付股份回购款881.98万元。

消息一出,有市场人士称之为首例法院判决实控人回购新三板公司股份案。

到底怎么回事呢?事情还要从3年前白兔湖的一桩定增案说起。2015年4月,白兔湖抛出挂牌后第一份增发方案,最终实际增发3100万股,每股价格为3.8元。其中,上海元优认购了200万股,现金出资760万元。

与此同时,白兔湖向定增投资者出具了《业绩和做市承诺书》。白兔湖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及其其他股东(做市商除外)自愿对所有本次定增对象作出两大承诺(不可撤销承诺)。

业绩承诺:本轮定向股票发行完成后,白兔湖保证2015年度净利润不低于4000万元人民币。若若未达到,则本次定增对象均有权获得赔偿,并且定增对象可以自行选择现金补偿或份额补偿。

做市承诺:若白兔湖在2015年12月31日之前,未能变更交易方式为做市交易并成功实现做市,则定增对象有权选择公司控股股东、实控人及其其他股东(做市商除外)回购定增股票或现金补偿。

2015年,白兔湖净利润同比暴增187.27%,达到了4024.2万元,完成了业绩承诺。然恒宏官网注册而,直到2016年2月3日,白兔湖才由协议转让变更为做市转让,拥有包括太平洋证券等六家做市商。

汪舵海虽未签字但应履行承诺

白兔湖2015年报审计意见为“恒宏注册开户标准无保留”,各方都认可公司完成了业绩承诺。关于是否完成做市承诺,上海元优和白兔湖有不同看法。

但最大的分歧在于:实控人汪舵海并未在《业绩和做市承诺书》上签字,那汪舵海是否应该履行承诺?

上海元优认为,出具《业绩和做市承诺书》时,汪舵海是白兔湖的绝对控股股东及实控人、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长兼总经理,承诺书体现汪舵海的意志,其中对控股股东承诺的条款对汪舵海具有约束力,汪舵海应按照承诺书履行承诺,承担责任。

汪舵海称,《业绩和做市承诺书》是白兔湖公司作出的承诺,并非汪舵海个人作出的承诺。汪舵海作为白兔湖实控人、法定代表人、控股股东,不应该代替公司对外承担责任。

白兔湖公司则认为,业绩承诺已经实现,做市的主要工作已经在2015年12月底之前全部完成,只是做市的批复2016年才下来。上海元优仅凭承诺书主张权利,无事实和法律依据。

最终,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作出了不同的判决。

一审法院认为,白兔湖的确违反了做市承诺,但是承诺书仅有白兔湖公司盖章确认,汪舵海并未签字确认,因此不能视为汪舵海对上海元优等定增股东的承诺,对汪舵海并无约束力,且上海元优要求回购股份的通知亦是向白兔湖提出。

但是二审法院的终审判决撤销了一审法院的民事判决,改判汪舵海向上海元优回购白兔湖股份,并支付回购款881.98万元。

回购价款金额=本次增资股份×3.8元/股×(1+一年期贷款利率×3),一年期贷款利率为5.35%(定增发行意向函签署时点的贷款利率)。

二审法院认为,汪舵海是白兔湖的控股股东和法定代表人,白兔湖向定增投资者出具《业绩和做市承诺书》前,汪舵海理应知悉承诺书的内容。汪舵海虽未在承诺书上签字确认,但承诺书中关于控股股东的承诺,应视为汪舵海的意思表示,承诺书中以控股股东名义作出的承诺对汪舵海具有约束力。

同时认定,做市承诺中,白兔湖控股股东承诺回购定增股票的条件成就。

《恒宏官网》记者就上述事项拨打了白兔湖信息披露人电话,但对方听完问题后,便以信息披露人不在为由,挂断了电话。

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

白兔湖可谓是当年“集邮党”的热门选择,新三板曾经的明星公司。挂牌以来,白兔湖累计增发6次,成功6次,累计实际募资净额为2.22亿元。

2018年中报显示,白兔湖共有198户股恒宏首页东,其中不乏知名机构,比如第二大股东北京天星浩博投资中心(有限合伙)。

白兔湖主要从事内燃机气缸套、活塞、曲轴及气门座圈等产品的研制、开发、制造及销售,位于安徽省安庆市桐城市,成立于2010年4月8日,于2014年4月30日挂牌新三板。

相关公告显示,白兔湖早在2015年12月16日,就已经在安徽证监局完成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辅导备案登记,接受太平洋证券的辅导。

截至到2018年10月12日的《安徽辖区拟首次公开发行公司辅导进展情况表》中,白兔湖依然在列。如此算来,白兔湖处于IPO辅导状态已接近3年时间。

事实上,白兔湖仅仅两年时间内就已经从云端跌落至谷底,目前股价更是仅剩下0.08元,总市值仅有大约1360万元,250日跌幅高达98.18%。

2015年白兔湖净利润暴增187.27%至4024.2万元后,随后开始断崖式下滑。2016年,白兔湖巨亏2711.01万元。

对于亏恒宏平台官网损原因,白兔湖称主要受市场需求变化的影响,随着排放标准国III到国Ⅳ的升级,公司对柴油机排放升级改造同步技术创新改造,质量及技术升级导致销售规模下降,加之2016年7月1日安徽省遭受洪涝灾害,公司停产一个多月。

到了2017年,白兔湖亏损更是高达1.1亿元。同时,2017年报审计意见为“无法(拒绝)表示意见”。股转系统对公司股票转让实行风险警示,公司证券简称由“白兔湖”变更为“ST白兔湖”。

7月份,实控人汪舵海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主办券商在风险提示公告中直言,白兔湖生产基本停滞,主营业务可能变更,另外公司涉诉较多,存在资金链断裂、欠薪及员工大量离职等情况,其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。

标签: [db:TAG]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底部广告